文/陳佩詒

回想童年的記憶中總是有那麼一幕:坐在人滿為患的漆黑戲院裡,伸手不見五指,只能將手中的爆米花抱得越發地緊;周圍充斥著嘈雜的同齡孩童,爸媽在我耳邊對我娑娑細語說道:等一下要看的是《新烏龍院》。仔細想想,許多年前,當盜版光碟及第四台還沒有風行,伴隨我們的童年及青春時光的電影青春歌行,不論是《七匹狼》、《好小子》或是《新烏龍院》,對朱延平的電影原來也如數家珍。 

重要的電影 多元化的導演
2010年12月3日,《大笑江湖》在中國大陸上映,成為賀歲片第一炮,這部電影找來趙本山和小瀋陽等眾多搞笑巨星,延續朱延平的一貫喜劇風格,在大陸票房輕鬆過億,成為該年度票房賣座第八名的電影,也給朱延平的賀歲之旅打了一劑強心針。

今年朱延平依舊沒有缺席賀歲片的行列,打出「眼淚喜劇新品種」的口號,帶著周渝民、Ella陳嘉樺及小小彬,一同獻上《新天生一對》給亞洲的觀眾朋友。

《新天生一對》的劇情描述,阿B(周渝民 飾)原是個叱吒賽車場的冠軍車手,但因一場意外失去名利,也失去心愛的女友,只能整日用酒精與賭博麻醉自己。他的鄰居馬妞(Ella 飾)在心裡默默暗戀阿B已久,甘願為他燒菜、洗衣、打掃。某天,阿B失聯六年的女友家蔚(楊冪 飾)帶著5歲的彬彬(小小彬 飾)出現,宣稱彬彬是阿B的親生子,希望他幫忙照顧一陣子。彬彬突如其然地出現有如陽光般,溫暖阿B冰凍已久的心,漸漸地發展出難以割捨的父子情,而原本自暴自棄的阿B,生命亦重新亮起一盞光芒。

朱延平可能是台灣最多產的電影導演之一,為了趕工,更因為「不拍就會有危險」,甚至有一年導過八部電影的經歷。他坦言,自己其實有很多不重要的作品,有很多不是很想拍也要拍的作品,但相對來說,也有一些是重要的作品,像《異域》、《七匹狼》、《好小子》和《烏龍院》系列,對他而言是開創新紀元的電影。 

而《新天生一對》也是他電影歷程中很重要的作品。

 由於這部片的類型與過往純粹喜劇不同,朱延平雖然很有把握大人會喜歡這部電影,卻很擔心小孩子的反應,但沒想到在幾次試映後發現,小孩子在戲院裡又笑又哭,還吵著要再看一遍。這才讓他卸下心中的一塊大石頭,敢自信地說:這是一部老少咸宜的電影。

 27年前,小彬彬第一部電影作品,就是和朱延平合作的《天生一對》,小彬彬純真自然的演出讓他一炮而紅。多年後的今日,朱延平再度和小彬彬的兒子小小彬合作演出《新天生一對》,但此片並非重拍或劇情的延伸,朱延平笑著解釋,片名的延續,只是單純紀念他們父子兩人的大銀幕處女秀,都是獻給他執導的作品。

 「好的童星是可遇不可求。」從第一次和小小彬合作慈善廣告起,朱延平便相中小小彬可愛的外型。但小小彬到他手上時,已經拍過兩部偶像劇及主持兒童節目,朱延平坦言認為他的表演方式其實有點油掉了。開拍時,他花了很多時間試圖讓小小彬改掉以前演戲的壞習慣;他不要小小彬演戲,而是要他真的發自內心詮釋,在這部片中,朱延平讓大家看到小小彬不同於以往油腔滑調的小大人姿態,而是完全拉回童真的表演。

 朱延平言談中對小小彬的喜愛形於色,他認為小小彬與同齡的人相較,是個成熟的孩子,也許是他經歷的事情多,也或許是家庭的因素,讓他提早體悟到分離的殘酷。一場與周渝民分離的戲,一鏡到底,層次分明。從開心見到仔仔,到失望,接著情不自禁哭出來、最後崩潰;朱延平讚嘆地說,那場戲演得片場所有人淚眼汪汪。

 他接著淡淡地說:「小小彬演戲有層次。我覺得這是因為他也算歷經滄桑,雖然才六歲但看得也很多了,內心是有經歷過的。不過不管心理多成熟,他依舊是個小孩,」朱延平眼神憐愛地笑著補充說:「你看整部戲他多可愛呀。」

 「由於國家的支持,讓我能把電影留在台灣」

《新天生一對》的取景一半在墾丁、一半在台北。墾丁的部份,傍著懸崖倚著海的小木屋一景,將南台灣的熱帶風情及美景展露無遺。

 或許想到墾丁會立刻聯想到海邊,但朱延平卻在新作中告訴大家,「墾丁的美是多元化的」,不僅有蔚藍大海、地形崎嶇的懸崖,還有著牛羊無數的牧場。「這些在《新天生一對》中都看得到,我想讓大家知道,原來去墾丁玩一次可以欣賞到那麼多的景點,更希望藉由這部片,再掀起墾丁的觀光熱潮。」

 這次電影取景所在地其實是墾丁國家公園,能如此順利,朱延平說自己除了要感謝恆春鎮鎮長的大力協助,更要歸功於國家近年來對電影的支持。朱延平緩緩地說,以前要在國家公園取景幾乎不可能,但是近年來,國家漸漸注意到景點觀光這塊,才能讓他順利拍到心目中最美麗的墾丁,不用出走台灣。

 失敗為成功之母?

《新天生一對》總共採用了九位編劇,朱延平笑言:「是《刺陵》給他的教育。」他不諱言地表示,《刺陵》這部電影雖然是失敗,但是它的商業製作是精良的、一流的;也是那次的挫敗讓他痛定思痛,領悟到如果劇本不好什麼都沒用。所以《新天生一對》他花了兩年的時間寫劇本,輪流採用了九位編劇修改。

 他接著鼓勵年輕導演不要怕失敗,沒有人會一直都在上面,失敗沒關係,要改正之後扳回來,「失敗其實就是成功之母。」

 國片得立足台灣   放眼世界

提到今年的國片發展,不得不提九把刀所執導的《那些年》。朱延平語氣亢奮地表示,覺得九把刀替台灣人打了最漂亮的一戰。

 朱導自嘲,自己盡個人畢生之力,香港就是一個打不下來的市場,因為他們很驕傲,甚至不看香港以外的片。但現在因為九把刀崛起,甚而破了香港最高票房紀錄,他語氣雀躍地表示:「那簡直是替我們開了一條血路啊!」

 朱延平說,以前香港人都以為台灣電影是乞丐片,是不會賣座的要飯片,但是九把刀為台灣電影打出一條路,「台流」在香港產生影響力後,接著《新天生一對》才能排到香港賀歲檔。他語氣一沉,認真地說:要謝謝九把刀替我做了開路先鋒。

 對於國片發展,朱延平雖欣喜地表示,台灣電影今年整體來說已經起飛了,但他認為電影的作用不僅在於記錄,更是一種發揚本土文化潮流的利器。「國片在台灣賣錢不夠,要能在亞洲賣座,將台灣文化推廣出去,這才是漂亮的。」

 自從兩岸簽訂ECFA條約,台灣電影不再受中國大陸外國進口片每年50部的限制;今年七月,從《雞排英雄》開始,台灣國片及合拍片陸續在中國大陸上映。

 對此,朱延平樂觀地認為「台灣電影應該會在大陸出頭。」台灣電影越來越好看,從《翻滾吧!阿信》到接下來1月6日要上映的《那些年,我們一起追的女孩》,每一部都是好片,好看加好看;緊接著就有《新天生一對》,再下去就有鈕承澤的《LOVE》及蔡岳勳的《痞子英雄》,接連性強打片在中國大陸上映,「這是有史以來,台灣電影在大陸市場從未遭遇到的場面。」

 言及於此,朱延平特別提到今年11月上映的《星空》,不論是電影本身的高質感,或是全亞洲發行的行銷策略,林書宇所執導的《星空》,在他眼裡,是台灣電影未來所要效法的對象。

 「《星空》是我們做國片以後的方向,拍電影必須要顧慮到海外市場。」

 他進一步解釋,當一部電影成本大於五千萬以上時,就必須要考慮全亞洲的市場。像《星空》是一部質感很好的電影,製作成本上億,在全台灣票房賣座新台幣4千萬,這個數字看似美好,但若只單憑台灣的票房收入無法回收成本。但是《星空》有海外市場;在中國大陸、星馬及香港都有上映,甚至是香港本年度第二賣座台灣電影,這些海外市場的票房收入就足以回收成本。「所以星空就是一個很典型的:要注重海外市場的電影趨勢」,一個市場都不能放掉。

 回歸文化層面,電影的主要目的還是把台灣文化推到亞洲,推廣到韓國、日本,讓他們佩服台灣人。朱延平期望以後拍電影的人都能顧慮到海外市場,海外市場可能比本土市場還重要,因為這是一種發揚本土文化的策略。我們一直被美國文化侵略,小時候以為美國人都是英雄,其實是被它電影文化洗腦了,電影是文化很重要的一環。「所以我希望台灣電影能立足台灣,放眼天下,台灣國片真的要走出去。」

 《新天生一對》即將於明(101)年1月20日全台隆重上映,有關電影相關訊息,歡迎至官方網站:http://perfecttwo.pixnet.net/或臉書:http://zh-tw.facebook.com/PerfectTwo2012/查詢。

創作者介紹

《新天生一對》1月20日

PerfectTw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